金田林:中國城鎮化邁入建設現代化都市圈時代_財經_環球網

2019-03-14 08:40 環球網 金田林

  【編者按】2019年的全國“兩會”3月3日在北京召開。五年前,在2014年“兩會”召開之際,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的專家學者共同策劃了“兩會筆談”欄目,引發社會的高度關注和熱烈反響,并成為每年“兩會”期間延續至今的品牌欄目。自2018年來,環球網連續兩年與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合作,開辟專題“北大經濟學院專家學者筆談全國兩會”(2019年專題鏈接:http://finance.kcindustries.com.cn/special/2019cjlh/index.html )。正如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原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孫祁祥在序言“世界離不開我們”(世界離不開我們——北大經濟學院專家學者筆談2019年全國“兩會”序鏈接:http://finance.kcindustries.com.cn/hqsl/2019-03/14462977.html )所說,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發展時期,面臨重要的戰略機遇期,希望通過北大經濟學院“兩會”專家學者筆談這個平臺,共同探討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中的熱點與難點,為國家經濟發展與制度創新提供智力支持。

  

 

  個人簡介:金田林,經濟學博士,北京大學應用經濟學博士后,北京大學中國都市經濟研究基地助理研究員,參與多項國家級和省部級課題,在國內外核心期刊發表論文十余篇,主要研究方向為城市經濟、都市圈經濟與區域經濟等。

  近年來,城市群作為新型城鎮化的主體形態,引領了中國城鎮化的加速推進。2014年中國城鎮化率為54。26%,超過世界平均水平53。46%,2018年中國城鎮化率為59。58%,距離中高等收入國家的65。5%的平均城鎮化水平,追趕超越指日可待。根據反映城鎮化過程的“諾瑟姆曲線”以及國際經驗研究,當城鎮化率進入60%~70%區間時,城鎮化的主要動力將從數量驅動型轉向結構分化型,城市群內的都市圈將成為城鎮化的“主角”。與此同時,今年2月21 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也掀開了建設現代化都市圈的新篇章。

  “都市圈”是城市群內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輻射帶動功能強的大城市為中心、以1小時通勤圈為基本范圍的城鎮化空間形態。成熟的都市圈以其強大的輻射帶動效應、科學的分工協作效應、完善的交通一體化效應、龐大的本地市場效應,不斷釋放區域經濟增長的潛力,引領區域協調發展。

  然而,當前中國都市圈發展中“大都市病”與中小城市發展相對不足并存的嚴峻現實,昭示了要素資源沒有在都市圈內形成科學合理的空間優化配置。究其根源,則是現有都市圈沒有形成高質量的供給體系,突出反映在輻射帶動效應有待進一步提升、分工協作水平有待進一步優化、交通一體化水平有待完善、本地市場潛力有待進一步激活、協同發展體制機制有待進一步健全等方面,這迫切需要推進空間層面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建設現代化都市圈,推動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

  疏解都市圈中心城市非核心功能

  加快提升都市圈輻射帶動效應,疏解都市圈中心城市非核心功能,拓展都市圈輻射范圍,切實提高都市區高端要素集聚的空間供給質量,為中心城市發揮高質量輻射帶動效應提供堅實基礎。

  現有研究表明,相對于東京、紐約等世界成熟都市圈的50公里半徑,我國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圈的半徑只有20-30公里,說明我國都市圈的要素過度集中在都市區,導致了“大城市病”,使中心城市無法發揮輻射帶動效應。因此,建設現代化都市圈,首先要明確中心城市功能定位,細化中心城市職能使命,加快疏解中心城市非核心功能,不僅為中心城市提供高端要素集聚的空間,還能拉大都市圈骨架,增強輻射帶動效應。

  都市圈中心城市應聚焦于為都市圈提供高端化服務、高質化要素與高效化市場的功能定位,細化中心城市在科技、金融、設計、創意等高端化生產性服務業的供給與升級職能,細化中心城市在人才、資本、技術、知識、信息等高質化要素的集聚與溢出職能,細化中心城市在商品市場與要素市場等高效化市場的服務與匹配職能。根據中心城市的功能定位與職能使命,科學確定中心城市的非核心功能,統籌制訂非核心功能疏解方案,加快中心城市產業升級與功能優化。

  加快優化都市圈分工協作水平

  加快優化都市圈分工協作水平,推進高端產業在中心城市集聚發展,夯實中小城市制造業基礎,切實提升產業體系的供給質量,優化產業體系的空間布局,推動都市圈產業錯位發展。

  都市圈中心城市應瞅準世界技術革命與產業變革和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交匯的歷史機遇期,通過搭建突破性技術探索平臺、核心關鍵技術攻堅平臺、創新創業共享平臺,專注發展高新技術產業與新一代戰略新興產業,引領都市圈的產業技術水平和價值鏈競爭力。

  都市圈中小城市利用中心城市產業轉移與非核心功能疏解的契機,對照大都市標準不斷提升基礎設施的水平和層次,探索提高制造類企業集中的開發區配套用地比例,適度推動實現生產制造與生活服務相對混合,強化公共服務與中心城市的連接性與共享性,不斷吸引制造業和人才集聚。

  加快完善都市圈交通一體化水平

  加快完善都市圈交通一體化水平,切實提高交通供給體系的覆蓋性、層次性與網絡性,為現代化都市圈資源要素的自由流動提供便捷、高效和廉價的交通服務。

  現有研究顯示,北京和上海都市區的路網密度僅為每平方公里0.08公里和0.1公里,遠低于東京與首爾的每平方公里0.3公里與0.2公里,同時相較于東京都市圈出行方式中78.4%的軌道交通比例,北京僅為32%,這迫切需要在現代化都市圈建設中提升交通體系的覆蓋性、層次性和網絡性。

  通過加快編制都市圈交通規劃,加快軌道交通建設,織密路網,進一步提升軌道交通的通達性和便利性。加強都市圈內部次級城市之間的交通運輸線路建設,構建都市圈城市體系的交通和運輸網絡,加強非中心城市之間的交通連接效率,形成網絡化交通運輸格局。不斷增加交通網絡內部的節點建設,形成新的交通運輸次級中心,提升交通運輸效率。

  打破地域分割和行業壟斷

  加快激活都市圈本地市場效應,打破地域分割和行業壟斷,清除市場壁壘,切實推動人力資源、技術、金融等市場一體化進程,為現代化都市圈經濟發展提供內生動力。強大的本地市場效應,能夠有效促進產業投資與新興產業孵化,通過市場反哺技術的模式實現技術升級和產業擴張。

  進一步放開除個別城市之外的戶籍限制,推動人力資源信息、公共服務平臺共享共建,引導人口有序流動與分布。推動技術創新標準互認,技術研發投入與產出環節的稅收優惠與抵扣互通,技術成果交易市場互聯,技術融資擔保服務互信,加快技術要素市場一體化。

  加快都市圈內部不同城市金融服務一體化,取消存取款等基本金融服務的異地差異性,推動金融機構在都市圈范圍內統籌布局分支機構與服務網點,探索跨行政區開展業務,同時加強都市圈金融協同監管,遏制因行政區劃信息不通造成的金融風險。

  加快健全都市圈協同發展體制機制

  加快健全都市圈協同發展體制機制,推動都市圈內部不同城市主體通過協商合作、規劃協調、政策協同、社會參與等機制,參與現代化都市圈的建設,為現代化都市圈建設提供體制機制保障。

  健全現代化都市圈協同發展的體制機制,首先需要不同城市統一設立協商合作的機構,專門負責推進都市圈重點領域、重點工程和重點任務的協商合作;其次,推動都市圈內部城市協調規劃,在與現有各城市規劃和城市群規劃銜接匹配的基礎上,盡快建立統一的都市圈規劃;再次,加強都市圈內部不同城市的政策協同,對于稅收優惠、建設用地、房地產調控等事關各城市發展的重大關切政策上,要盡量匹配協同,做到合力共贏;最后,鼓勵社會力量參與都市圈建設,鼓勵社會資本與社會智庫等力量發揮第三方優勢,積極聽取社會各方對都市圈規劃、建設與發展的意見和建議,不斷形成參與和共建都市圈的強大力量。

  實現城鎮化是現代化的重要命題,也是中國經濟爬坡過坎的重要動力。根據中國目前的城鎮化率及其增速,有研究預測,中國將在2030年左右達到70%的城鎮化率,從而越過發達國家的城市化率門檻,進入城市化發展的高級階段。建設現代化都市圈作為推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無疑在合理配置資源,優化人口和經濟的空間結構,形成強大國內消費市場,增強內生動力等方面具有重要意義,將是未來一個時期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核心所在,引領中國區域經濟發展走向更加協調的未來。

責編:田剛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網kcindustries.com.cn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